第11章盲目

    人群散去,喧嚣渐息。

    盛大的庆典仪式后,只留下满地的彩屑与花瓣,仿佛厚厚的地毯。

    东都居民的狂热和激动,可见一斑。

    很多好事者,从皇宫赶到西门外。

    这里还有一场好戏。

    近两万名黄巾俘虏都被押到西门外,由五校八千精锐将士兵看押,稍有异动便会毫不留情地镇压。

    一个十四岁男孩扬起稚嫩的脸,纯真的眼神中,附带了不该在这个年纪具有的悲伤。

    “大帅,我们会死吗?”

    孙夏没法回答,用力将男孩揽在怀里。

    黄巾之乱狠狠给了天子一记耳光,而“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天下缟素。”。

    即便那个校尉没在路上折磨,但今日九成九会被悉数处死。

    平叛有功的将士,在检阅后也拿到了应有的赏赐,回归军营。

    所有人离去,唯独留下了刘备。

    左丰笑道:“恭喜刘校尉,陛下在等着了。”

    其他的需要提醒的话,左丰觉得没有必要,聪明人到哪里都会应付自如。

    那天,在潇湘馆,刘备的要求是:面圣。

    这个要求没有任何实际收获,却比任何实在的事物更珍贵,更彰显了刘备一以贯之的“忠”。

    不要升官发财,不要金银田地,甚至不要人马地盘,只求见一面。

    还有什么能比这份真心诚意,更打动天子的吗?

    天子也是凡胎肉体,也需要别人的关心,更需要的是不含杂质的真情。

    所以,时刻处于谄媚、顺从以及畏惧包围的皇帝刘宏,对刘备产生了直接接触的需求。

    进入宫门前一刻,不争气的涿县土鳖,又看到了“长乐未央”的铭文。

    刘备好不容易才压制住扣一块的冲动,很快见到了天子。

    按照朝廷礼仪,臣子觐见皇帝,必须三叩九拜大礼。

    然而,刘宏是与众不同的天子。

    要不然,也不会公开认张让为干爹,赵忠为干妈了。

    还有更多的荒唐事,网上都有,不一一列举。

    所以,没等刘备下跪,皇帝已经从御榻上走下来,一把拉住这个忠心的福将。

    “听闻刘卿是中山靖王之后?”

    刘备眨眨眼,这特么谁知道真假啊?

    但皇帝都开口了,还能打脸说不是?自己吹的牛逼,跪着也得认。

    “回陛下,臣乃第十八代玄孙。”

    刘宏扳着手指头算了一会,忽地哈哈一笑。

    “如此说来,朕与刘卿平辈,是兄长。”

    啊!?

    这.什么套路?算官方认可自己皇族身份的意思?

    “来来来!”

    刘宏拉着便宜堂堂堂堂弟,直接坐到地毯上。

    “刘卿不要拘束,朕很烦儒家那套憋屈的礼仪,这样多自在,对吧?”

    福至心灵,刘备立马就理解了便宜堂堂堂堂.兄。

    皇帝可以生杀予夺,可以呼风唤雨,但也是天底下最不自由的一类人。

    全天候24小时随时处于监控中,后世没几个人能体会这种滋味,意志力弱的或许会疯掉。

    “那就恕臣失礼了!”

    刘备索性直接盘腿而坐。

    刘宏越看这个福将忠臣越顺眼:“好,你我兄弟,就该如此,弄那些劳什子虚礼生分了。”

    得,这回连“朕”都不说了。

    接下来,刘备大致说了说家里的情况,也提到了恩师卢植,以及冀州、长社和南阳的经历。

    刘宏都听得津津有味,毕竟首次接触到第一手资料,比军报更有趣更鲜活。

    最后,皇帝问起为何想到献俘?

    刘备没有犹豫,立即说道:“其实,臣也恨不得将这帮忤逆陛下的叛贼千刀万剐,再砍下他们的脑袋筑成京观。”

    咦,那为什么没这么做呢?

    刘备犹豫了一会才说道:“臣以为,一座京观足以彰显陛下之龙威,而宛城叛贼的最终命运,应该体现天子的另一面,或许,万民乃至史书会凭此称颂陛下的仁德。”

    嚯!

    张让内心的震骇无以复加。

    此子,深不可测!

    刘宏认真考虑了一下。

    按照他原来的想法,确实要将宛城黄巾俘虏全部斩杀,以消心头之恨。

    但,便宜堂弟说的,是他没考虑到的方面。

    杀人最简单不过,杀十万,和杀十二万,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但仁天子的名声,可不是那么的容易的得到的。

    确实,赦免俘虏的死罪,能得到一些赞誉,但以次判定自己是仁天子,未免一厢情愿。

    “饶了他们,史书真能记载朕的仁德?”

    这个问题一般情况不好回答,因为将来的事,谁也不敢保证。

    不过,窖藏坏水却是非一般的水准。

    “陛下,臣不认为历史上的仁天子,只是因为做了仁德之事,才成为仁天子的。”

    “哦,快与朕说说!”

    “首先,固然要行仁德之事,但亦要扬名与之呼应,否则好酒也怕巷子深啊!”

    “其次,要设法引导或促使朝野,认可陛下的仁德之名,可着人有意宣扬,议论。”

    “再次,一传十,十传百,旬月全国可知。即便一半认可,亦有数千万之众。届时,即便有人不认,自有人为陛下挺身而出。”

    这时,恍然大悟的张让不由得脱口赞道:“妙啊!”

    得知有数千万子民夸赞自己,刘宏也不由得开心起来,这个便宜堂兄真是妙人。

    如此,用两万条贱命,换一个仁天子的名号,还是很划算的!

    看来,这次接见,物超所值啊!

    抓起平日把玩的玉如意,塞进刘备手里,刘宏笑道:“刘卿,你很好!朕很满意!”

    不用提醒,皇帝送客了。

    刘备恭恭敬敬地起身,小心翼翼捧着极品玉如意,鞠躬告辞,离开了皇宫。

    刘宏摸着下巴,畅想着自己即将来到的光灿灿的新名号,笑了。

    “那就饶了他们一命。”

    张让领命传旨。

    东都西门外的刑场,一骑天使飞驰而来。

    “天子仁德,特赦尔等死罪,悉数发落涿郡为奴,即刻执行!”

    绝望中,等来了渺茫到虚无的生机。

    近两万黄巾俘虏全都五体投地,齐齐大声呐喊道:“吾皇仁德,奴谢天恩浩荡!”

    孙夏泪眼模糊。

    但当初那个单人匹马毫无畏惧喊着“开门!”的人影,却更为清晰而深刻。

    他搂着果娃,在一万九千余人的队列中,踏实地向北行进。

    而等着围观大型处决现场的东都好事之徒,被荒唐天子的骚操作搞糊涂了。

    须臾,醒悟过来的百姓都欢呼起来。

    有人说道:“陛下仁德,万岁!”

    很多人附和:“陛下仁德,万岁!”

    有人呐喊:“仁天子万岁!”

    更多人呐喊:“仁天子万岁!”

    “.”

    乌合之众是盲目的。

    很多时候,他们容易被引导,极容易被利用,而且永远不会知道不愿知道幕后的真相。

    当然,还有一类人同样盲目,甚至在愚蠢方面有过之而不及。

    比如,此时的小男人刘备。

    因为,他终于见到,半年来心心念念的漂亮小媳妇。

    身材窈窕,肤白貌美,一对大眼睛似乎充满了敬畏和疑问。

    一身水灵灵的淡绿色衣裙,如同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确实漂亮,比梦里比传说中的想象更为秀美。

    而,从吴地会稽千里迢迢回到东都,芳龄十七的蔡琰。

    亦是第一次见到,皇帝刚刚盖戳的“正宗皇族”,刘备刘玄德。

    这个长臂猿,就是那个在战场上,扑灭蛾贼保护黎民的大英雄吗?

    他会看不起逃亡的罪臣之女吗?

    忐忑中的蔡琰。

    旋即,她看到了一个笑容。

    跨越两千年,灿烂又明媚,的笑容。

    愿君心,似我心。

    新书打榜,亲们多多支持,谢谢啦

章节目录

全球游戏:旧日棋手最新章节 魔女收容日志小夕岁 我的华夏列祖列宗 道士夜仗剑起点 诡秘:乱入的泰拉人全文阅读 热爱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悠文学 文艺之魂 文学殿堂 云鬓添香笔趣阁 苟在三国刷词条百度百科 暴食之龙从地狱位面开始残月狂徒 深渊独行免费阅读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