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好的不灵坏的灵

    张宝不认识卢植,也不认为自己完了。

    六千对一百。

    这特么比两千年后蒋校长的优势,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况且麾下八大天王,个个号称万夫不当之勇。

    没说的,干他!

    于是,信心爆棚的张宝,当下指挥嫡系围攻关张。

    “哈!”

    见四名精英怪合围,张飞爆喝一声施展无双神技:强化版嗨C!

    技能说明:视线范围内,敌军麻痹一秒。概率效果:断桥倒流。

    一名突前精英怪,当场耳膜穿孔,昏死过去。

    另外三人为了避免噪音污染,伸手堵住耳朵。

    男高音张飞前驱随便捅了一槊,便将前方敌将挑落马下。

    张宝眼珠都快掉了:我擦,还没开打,先死一半?

    他不信邪,扭脸看向另一侧汉军的红脸绿冠将。

    还好还好,这边四天王已形成合围,正欲发起攻击,这眯眯眼应该死定了。

    小心眼的关羽:眯眯眼?行,那就别怪我不给面子了。

    关二爷柳眉倒竖凤眼圆睁,施展无双神技:勾魂夺魄!

    技能说明:凡是被关老二看见,或看见关老二眼睛者,100%石化1.5秒。

    关羽从容不迫,0.5秒一槊,眨眼间,三个精英怪就魂归极乐。

    这回张宝的下巴掉到地上:GM,有人偷胡椒面瓶子……不是,有人开挂,没人管了?

    检索数据后的GM:关二爷V8账号,你个零氪玩家,回家反省去吧。

    总之,一波混战,关张越战越勇,越打越顺。

    天公将军手下的骨干,死伤大半,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张宝顿时头大。

    对面开出传奇卡也罢了,可特么居然双开,这局逆风多半要跪,还是赶紧跑吧!

    两军相逢勇者胜,主将一旦软了,手下更不堪。

    所以,张宝刚刚调转马头,六千黄巾信徒的士气瞬间崩盘,刘备的防守游刃有余。

    见BOSS怪开溜,关张没兴趣理会小喽啰,拍马紧追不舍。

    按理说,三人尚有百步之遥,且张宝先行,关张追上不太容易。

    可天子亲军的马厩里,一水的纯种良驹,无论速度还是脚力,绝对超过民间战马。

    所以,关张二人左右包夹,很快赶了上来。

    正埋头狂奔的张宝,听到身后的马蹄声,扭头回望。

    关羽看准时机奋力一掷,长槊脱手,如流星奔月,激射而至。

    “噗!”

    后心一阵剧痛,长长的带血的槊尖,从前胸透了出来。

    浑身一僵,气力消散,晃了两晃,曾经赫赫风云的地公将军,就此落马,魂归乐土。

    而另一边的张飞,一槊刺死掌旗兵,夺了蛾贼主将的战旗。

    此时,关羽赶上去,伏身抄起槊杆,将张宝挑了起来。

    张飞见机,大喝道:“张宝已死!张宝已死!”

    这货底气十足,肺活量巨大,那声音比高音喇叭还夸张。

    乱哄哄的战场上,“张宝已死”的声音传得老远。

    张宝本部人马循声望去,个个魂飞胆丧。

    待见到高高挑起的尸身,以及汉军黑大个手中的己方战旗,最后一点战斗意志灰飞烟灭。

    随着张宝本部跪地投降,越来越多的黄巾信徒,放弃了抵抗。

    卢植看了看天色,从屯骑营出击开始算,到张宝毙命,连半个时辰都没有。

    赢得太容易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不管如何,北军五校再次获得大捷,尤其还阵斩了黄巾三魁首之一。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大风,大风.”

    汉军齐声唱着高祖的《大风歌》,押着一万五千余俘虏,气壮山河地回到广宗城下。

    看着二弟的尸首以及战旗,大贤良师又哭了。

    张梁将牙关咬得“格格”作响,目眦欲裂,然,卵用都没有。

    打又打不过,救也没得救,每天挨石头砸,粮食越来越少。

    这日子没法过了,还是离了吧!

    卢植不屑一顾:与国为敌,还想有好日子,做梦吧!

    厚脸皮的大耳贼,又招募了三百青壮的“大汉良民”,一百轻骑,两百弓弩手。

    北中郎将的亲卫队,六百人,都特么快标准的营级单位了!

    当然,刘备也会来事,将自己所部一半的缴获拿去打点。

    副将宗员,五个校尉,人人有份。

    这下,没啥闲话了。

    反正天子嫡系忠央军,多一个少一个都不成,那些亲卫自己绝对捞不着。

    再则,主将副将都不吱声,咱何必闲的蛋疼,这帮土鳖杂牌爱多少人多少人吧。

    从几万大军中优选出的六百亲卫,绝对是黄巾军中的精华。

    这些人“从良”后,装备待遇有了保障,战斗力不见得比五校差多少。

    且,他们对能文能武的三兄弟,感恩戴德,心服口服,绝对忠诚。

    观看砲车攻城的间隙,听闻老师召唤,好学生立马到大帐报道。

    “玄德,此战过后,有意入朝,亦或回镇涿郡?”

    尊师重道不是说说的,所以弟子刘马上回禀:“恩师的意思呢?”

    卢植想了想,继续问道:“那看玄德想要什么了?”

    弟子刘也想了想,果断说到:“弟子愿为恩师助力。”

    这个回答很有意思,卢植颇为赞赏,同时也为自己先前看走眼而略感歉疚。

    那么多弟子,唯有玄德在危难中来到身旁。

    忙前忙后,牵马坠蹬,且明里暗里帮了大忙。

    左丰的变化,瞒不过卢植的眼睛,必是弟子有所打点。

    为了清名,自己可以装不知道,但不能不补偿。

    既然,弟子想继续吊自己这条金华火腿,让其回镇涿郡,比入朝更好一些。

    眼下的朝堂是个大漩涡,一个不慎就死无葬身,反倒成为一方诸侯,进退两相宜。

    黄巾之乱的后果会很快显现,朝堂的混乱与黑暗,只会愈演愈烈,中央的权威,必定越来越式微。

    一旦地方割据,自己内有天子信任,外有弟子呼应,应付起来或许会轻松一些。

    同时,玄德回镇涿郡,与伯圭互为应援,掌控幽州,俯视冀州,如此,帝国东北可算自己的基本盘。

    想清楚了,卢植便不再掩饰,三言两语交代了构想。

    咦,又是一块碎片修复。

    白马义从公孙瓒,公孙伯圭,涿县县令,居然是老同学?

    当然,恩师的构想,也基本符合刘备原先的计划。

    朝堂的水实在太深太复杂,自己这个涿县土鳖冒出来,还不够那些狠人塞牙缝的。

    不能去,至少现在不行。

    咦,分一杯幽州羹,骑白马的老同学会不会翻脸?

    管他呢?有老师撑腰,这货有本事翻一个我看看,啊哈哈哈!

    “全凭恩师安排!”

    卢植很满意,越看越顺眼。

    然,自己没有女儿,现在生颇有些力不从心,大概率也来不及,顿感失落。

    不过,想起联姻,卢植又有了新的构思。

    为弟子张罗婚事,天经地义,成人之美,对吧?

    眼看北线战事将平,就要班师回京,好好物色一番,强强联手,双喜临门,岂不妙哉?

    老夫妙计安天下.啊哈哈哈!

    见恩师上下打量自己,而且眉眼间隐隐露出笑意,大耳朵备备莫名其妙。

    为毛总有种被卖猪仔的感觉呢?

    “玄德,尚未婚配吧?”

    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

    万一月老恩师眼神不济,若红线那端栓了一头霸王龙或母大虫,还不能退货,想想都毛骨悚然了无生趣。

    可,不能欺师灭祖,猪仔刘无可奈何只能老实交代。

    “弟子尚未娶妻。”

    娶不娶得起先放一边,最主要是没遇见有眼缘合三观的。

    咱的爱情观从十六岁到六十岁永远保持一致忠贞不二。

    至于心心念念的司徒义女江东二乔中山甄宓.只能有缘再见了。

    惦记花心大萝卜刘的不止月老恩师,还有回到皇宫的小黄门左丰。

    天子刘宏见到“人公剑”,喜笑颜开,喜不自胜,喜气洋洋。

    一个小小的亲卫队长,居然如此忠君爱国,足见朕的教化之功。

    击败张梁可见勇武,既忠且勇之士,又是一员福将,听说还有皇族血脉,殊为难得!

    尽管此剑粗劣不堪,但胜在有纪念意义,是战利品,代表朕的赫赫武功,好,很好!

    待其凯旋回京,朕定要大大褒奖重重赏赐!

    闻名于君前,简在于帝心,一步登天非难事。

    帮长臂猿说好话的左丰,并非单纯的回报那两张礼单。

    切,不就第一回合梭哈么,谁不会?

    这回咱家也让你没法拒绝,想往上爬,下次礼单是轻是重,自己看着办。

    贪婪,是人性的底层逻辑,无人幸免。

    所以,两百万花的不仅不冤,而且超值,超超值!

    新书急缺书评,票票,多谢

章节目录

人在港综,你管这叫卧底?不吃葱花 来地球,都文明点!最新章节 变成最后一条龙后我被献给了反派 斗罗大陆之我的魅力超级强曹贼不会输 从公里外的桃花坞开始雨田日月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思 书海之旅 文学空间 素爱文学网 我能修改现实难度免费阅读 我的海岛通现代免费阅读 福利系神豪百度百科 仙邪武道,从捡经验开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