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胜者即正义

    杀气腾腾,激情如火。

    即便大贤良师智多近妖,甚至呼风唤雨,可面对嗷嗷叫的麾下众将,只能同意正面迎战。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故,张角直接开大。

    魔.觉醒技:人潮如海!

    技能说明:视线范围内,所有部下勇气值爆表,自动发起集团冲锋,不死不休。

    去吧!

    让汉军陷入狂热的黄巾信徒的汪洋大海吧!

    汉军阵型核心,主将卢植仿佛鲜红且明亮的特大号火炬。

    三万只黄头蛾子,在大大小小数十位精英怪的带领下,四面八方乱哄哄地扑向火炬。

    “变阵!”

    七百重甲步军立即变为圆形防御阵型,将长水、射声、辎重三营以及主将围在当中。

    黄色浪潮迫近,卢植指向最为雄厚的那股蛾群。

    “屯骑,出击!”

    冷兵器时代,几乎没有任何兵种能阻挡重骑冲阵。

    何况,眼前这些甲胄不全的乌合之众。

    临敌阵战,屯骑将士亦不会拿自家性命开玩笑,当即依照军令发起反冲锋。

    不动则已,一旦发作,七百重骑的恐怖渐渐显露。

    汉军正面是张梁部,一万余人,近半披甲,在黄巾军中最为强悍,正美滋滋想着围歼汉军缴获丰厚的场景。

    见数百汉骑冲来,完全没人放在心上。

    切,瞧不起谁呢?

    骑马了不起?一人一口吐沫,把你们全淹死!

    然而,冲在最前方的黄巾军,很快便听到一阵紧似一阵的闷雷声,以及脚下逐渐震动的大地。

    五十步,浑然无视对面飞来的凌乱箭矢,人马披甲的屯骑校尉扬起长矛,发出冲刺号令。

    “唰!”

    枪如林,马如龙,势如猛虎,扬起的尘烟,化作一头无比狰狞的巨型哥斯拉。

    什么?

    什么!!!

    这真不怪张梁,毕竟没听过“多么痛的领悟”,否则,他会领悟什么叫“有爱就有痛”。

    但,张梁并不蠢。

    毫不迟疑,第一时间,见势不妙的人公将军张梁拨马逃遁,丢下茫茫然继续冲锋的信徒。

    随即,七十骑一排的屯骑营,与上万散乱的黄巾军,迎头撞上。

    碾压,碾压,全方位碾压!

    如同一台粉碎机,挡在前方的任何事物,都被破碎稀碎粉碎,渣都不剩。

    后方不知情的黄巾信徒,犹在兴冲冲狂奔,畅想着哄抢战利品的喜悦与激情。

    然而,惊呼,哭喊,惨叫,陆续传来,越来越近。

    奇怪,前面发生了什么?

    啊!怎么回

    这名黄金信徒,刚想了一半,便稀里糊涂被踩成一滩血肉。

    如热刀划过黄油,七百屯骑笔直流畅地凿穿了万余人的张梁部。

    只留下一脸震骇内心崩溃的黄巾信徒。

    当屯骑营调转马头,整好队列,再次杀回。

    广平黄巾军主力,瞬间崩溃,四散逃避。

    一个个,一群群,无一例外沦为北军屯骑的战果。

    在武装到牙齿的国家暴力机器面前,杂凑起来的农民军实在不够看。

    卢植手上只有一支重骑,因而东西南三面,合围过来的黄巾信徒仍有两万之众,并且近在眼前。

    “越骑,出击。”

    主将指向后方,示意越骑营保障后方安全。

    信心满满的七百轻骑,立即对后方黄巾军展开奔袭,迟滞其进攻速度,削减本阵压力。

    一百步,密密麻麻跌跌撞撞的黄头蛾子,从三面奔进射程。

    处于汉军本阵中层的长水营,校尉准确挥下令旗。

    “放!”

    话音落,七百射手松开手指。

    “嘭!”

    七百支羽箭整齐划一地脱离弓弦,沿着45度角飙升至半空。

    随后,长长的箭矢俯冲急坠,带着凄厉的啸声,狠狠扎进漫山遍野的黄色浪潮,数百人扑倒。

    “嘭!”

    第二轮。

    “嘭!”

    第三轮。

    无数中箭倒下的黄巾信徒,哀嚎连连,死伤累累。

    但,对于人数众多的黄巾军,这点损失还在合理的承受范围。

    因而,依然冲进了汉军本阵五十步距离内。

    汉军内圈,射声营校尉也第一时间挥下令旗。

    “射!”

    “嘣!”

    二百三十三名弩手扣动机括。

    二百三十三支短矢自箭槽笔直激发,前排弩手快速退到后方上弦,次排弩手自动上前待命。

    与此同时,冲在最前列的黄头蛾子,遭遇汉军弩手的直瞄打击,避无可避,眨眼间倒下数百。

    “射!”

    “嘣!”

    “放!”

    “嘭!”

    “射!”

    “嘣!”

    “放!”

    “嘭!”

    平日良好的训练,换来绝佳的临阵反应,也带来肉眼可见的丰厚战果。

    密集冲锋的黄巾信徒,在箭雨弩矢中成排成排倒下。

    鲜血流淌,染红了战场,化作刺骨的寒冷,浇灭了目睹惨状的信徒们内心的狂热。

    恐惧,会传染。

    逃避,是本能。

    然而,处于最内层的他们,被后方绝对优势的同伴,拥挤着推搡着,被动前冲。

    明明前方是万丈深渊,明明不想靠近,却只能眼睁睁地前行并坠入。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

    城下,汉军重骑如同饿狼,吞噬着一个个晕头转向的小鸡仔。

    前方,信徒们命似草芥,一层扑倒,再扑倒一层,血流漂杵。

    八方,风云呜咽。

    天地,一片赤红。

    广平城头,大贤良师的眼角,似有晶莹。

    为推翻不公的世道与命运而反抗,不对吗?

    为天下苍生能有美好的未来,吾,错了吗?

    前仆后继的黄头蛾子步步迫近,终于进入十步之内。

    “守!”

    “唰!”

    四百面巨盾,组成一圈黝黑的钢铁长城。

    长城,坚不可摧。

    “刺!”

    扑到盾牌前的黄头蛾子,蓦然发现,三百杆长矛从缺口处稳稳地刺出。

    “噗!”

    三百信徒的胸腹部,悉数贯穿。

    长矛抽出的同时,血槽带出一抹殷红。

    “刺!”

    三百股殷红再次喷射。

    无论信徒们如何撞击、摇晃、拍打,长城如沉默礁石,长矛如冷血毒蛇,不曾改变。

    当汉军阵前叠加的尸体,行将与盾牌齐平时。

    当大多数黄巾信徒,丧失所有乐观和幻想时。

    一直任由校尉自行指挥的主将卢植,冲着传令兵做出全面反击的手势。

    “呜呜呜!”

    急促的号角声,在汉军核心响起,在广平城下响起,响彻整个战场。

    五个校尉频频摇动红旗,异口同声下令:“攻!”

    “杀!杀杀杀!”

    三千五百北军将士齐声怒吼,宛如炸雷!

    四百执盾坚守的重步瞬间爆发,将面前的尸堆推开,再操起长矛与三百同袍一同涌出,杀向胆战心惊的黄头蛾子。

    响亮的号角声,如同催命符。

    黑甲黑矛的重装步军,恍然变成一尊尊嗜血的洪荒巨兽。

    嘣!

    仿佛某根到了极限的弦,断了。

    没有什么救世主!

    没有什么神灵护体战无不胜!

    没有什么花团锦簇无病无伤永恒幸福的乐土!

    生存本能,成为唯一的执念。

    崩溃,全面的崩溃。

    追,追击,只顾逃跑的蛾贼没有任何反抗。

    不仅长水营射声营加入追击,就连辎重民夫都操起扁担,痛打落水狗。

    这帮没人性的黄头蛾子,死绝了最好。

    截止三月二十日凌晨,北军五校旗开得胜,斩级过万。

    大捷。

    随即,广平成功光复,太平道魁首张角张梁,逃往广宗。

    双份大捷。

    是役,得益于人人配马,捡便宜的主将亲卫亦斩级三百余,其中贼酋六名。

    收到北线的捷报,朝堂大佬们转忧为喜。

    皇帝刘宏的脸上,也得以绽开笑颜。

    无他,唯南线战事不利耳。

    拥兵四万的皇甫嵩朱儁,竟然战败!!!

    准确地说,是右中郎将朱儁误判敌情,本部两万大军被黄巾极品精英怪波才坑了。

    全军溃散,死伤无算。

    为了挽救朱儁,皇甫嵩只能退守长社,陷入波才十万大军的围困。

    因而,卢植恰到好处的辉煌胜利,保住了皇帝与朝廷的颜面。

    有功必赏!

    天子传旨,派天使左丰,前往北线犒赏三军。

    此刻的刘备,顾不上天子的赏赐,正悄悄扩张自身实力。

    乱世将临,谁的拳头大,谁就拥有话语权。

    两百余被俘的太平道青壮信徒,自愿扯下黄头巾。

    随即被编入主将亲卫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浏览屋 从杀手开始的美漫人生最新章节 长宁将军蓬莱客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最新章节 狐狸精没有好下场最新章节 北美枪侠警探最新章节 有着英灵殿的我可以穿梭万界百度百科 被高冷豹攻饲养了怎么破